視覺美不代表本質美,滿目壯觀多彩的畫面也可能本質很醜陋、很骯髒、很邪惡。人類是富於發明創造力的,在工業排汙和對自然破壞的進程中,也能創造出一種於眾不同的視覺美,就像人血饅頭一般,聞起來有一種“特殊的香味”。   

攝影師亨利•費爾攜其系列作品“地球上的工業傷疤”在義大利,德國和新加坡等國舉行了巡迴攝影展。他以自己的鏡頭控訴工業文明給地球帶來的不可修復的 環境破壞。該系列作品以藝術家獨有的視角,通過對色彩和形態的巧妙捕捉,將人們的矛盾心理推至極端:乍看是絢爛多彩的藝術攝影,可在知曉它們竟是工業廢料 排放帶給地球的極度破壞後,任誰都會有觸目驚心之感吧。在義大利哥爾頓一站,亨利•費爾在談到自己的作品時,顯得義憤填膺。他嚴厲指責還在使用紙巾的人 們。他說:“洗過手之後我寧可在褲子上擦乾,也不會去用紙巾!”作為一名環保積極分子,他周遊世界,利用航拍,將工廠向自然環境中排放廢料的情況記錄下 來,以視覺震撼揭露工業製造帶來的噩夢,喚醒人們的環保意識。



煤礦開採業爭分奪秒地攫取著大地的資源。爆破,挖掘,不惜破壞生態,僅為取其所需。圖中瓦礫堆上的小型推土機將鬆動的沙石推至下方接應的推土機中。而後旁 邊待命的裝載車將沙石卸入附近的河谷中。河谷中的溪流就是這麼被填平的。瓦礫堆上矗立著的小樹叢,在黃昏暮色下瑟瑟發抖,難逃被連根拔起的命運。



這是燃煤發電廠的廢料排放池。燃煤發電所排放的灰燼和煙霧都是有毒物質。另外,高濃度的的砷,杜松醇,鉻,鉛,硒,硫酸鹽,硼等多種污染物也是燃煤發電的排放物。大自然中的有害輻射物,主要來自於燃煤發電廠。



這是一個造紙廠的水流處理曝氣池。該廠主要生產化妝面紙。在活水流向河流之前,該處理池以其特有的微生物分解出水中所含的有機木質纖維。這個曝氣過程將會分解掉水流中的水粒子以向處理池當中的微生物提供氧氣。



生產製造可為燃料的煤時,礦物煤必須和含有多種化學元素的水流混合加工。這就形成了如圖所示波瀾壯闊的的煤泥流。工廠通常會建造木質堤壩攔截煤泥流。但通常這些木質堤壩形同虛設。煤泥流夾帶著煤和多種有毒化學物質,噴薄而下,匯入河流。



這張圖片中羽毛狀的泡沫是在鋁土廢料中形成的。鋁金屬是從鋁土中提煉的。提煉時需要先用腐蝕性化學製品和大功率電流製造出氧化鋁,而後電解還原氧化鋁以得 到鋁。這個過程會從液態物質裡分解出鋁土的固體雜質。該圖展示的就是對雜質的排放情況。此外,在制鋁過程中所排放出的全氟化碳則是溫室效應的元兇之一。



西緒弗斯是希臘神話中的一個人物,他因為卓爾不凡的智慧惹惱了眾神。作為懲罰,他被判要將一塊永遠都會在最後一刻滾進山谷的大石頭推上山頂。他註定不會成 功,將永遠重複著這單一反復的動作。該圖所示的是一輛在推鏟石油焦炭的推土機。石油焦碳是煉油產生的衍生品,可被用作能量資源和碳源。作為能量資 源,71%的石油焦碳被用作燃料來生產水泥,石灰,熱電聯產以及其他工業用途。而作為碳源,它則可被用於生產鋁製品和鋼鐵製品。



這張圖所展示的是用硫酸等化學成分製造磷酸鹽原料時所排放出的具有放射性的酸性有害物質。這些化工物質沿著廢棄肥料渠為大地抹上兩道黑與金。它們會滲入地 表水,而後污染到地下水。化肥是現代農業工業化革命的推動力之一。但據研究資料推測,不到50年,地球上的磷酸鹽將被耗盡。此外,民以食為天,種植糧食的 土壤也因使用化肥而越發貧瘠。最終,化肥將會侵入水源,污染江河湖海。



這個裝載架正在將木材移卸到火車上。這些木材的命運,即被絞成紙漿,成為衛生紙和麵紙。



該圖所示的是巴吞魯日一處曾經繁忙熙攘的制鋁廠留下的一片狼籍。



天然氣鑽探嵌入農田中,開採資源。簽了租約的農民們正在尋求法律途徑逃離此地。這些天然氣鑽探不僅及其礙眼,而且還會抽幹該地區的地下水,污染水井,並波及附近區域。




很好看也很引人省思
只是科技的進步所帶來的污染只會更嚴重
或許有新的解決方法不過也有可能帶來新的污染
只是都很難去改變



創作者介紹

威頂樂 的 境界

weltin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ulia
  • 可以借轉到板上嗎 謝謝
  • Ivy
  • 你好,這篇文章可以轉寄嗎?會注明作者、出處、轉記網址,
    zzzzzz91gmail .com Ivy Su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