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部隊最害怕遇到的就是兵變這件事情。重點不是說什麼草莓兵之類的,而是當你離營會被視作逃兵,而女友趁你收假當天晚上跟你說要分手的那種孤臣無力可回天的感覺,我完全可以想像.....


不是因為我曾經經歷過,而是因為隔壁連隊有人為了這種打擊而燒成一團火球。


那是一個週日的晚上,就在晚點名之後,他打電話給女友聊天,沒想到女友卻在這個時候告知他分手的消息......於是他趁就寢之後,跑到庫房去把除草機用的油澆在身上,就這麼把火點了起來.....

但他忘記了一件事情,自焚很痛,並不是像上吊一樣一下就失去意識的自殺法。


所以,當天晚上的安官看到了他這輩子大概都不會忘記,至少一個月之內一闔眼就會看到的景象:有一團火球慘叫著從庫房裡面衝了出來,跑到浴室裡面滿地打滾......


當然,全連也都跟著醒了過來。


這個自焚的義務役也跟著被送到醫院去了。


當然,旅裡面發生了這麼重大的事情,上級一定會要求封口的。


可是,封口歸封口,給上上級的調查報告還是得作。


而且,醫院傳來的消息是,這傢伙全身超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被灼傷,甚至有一大部分都是三級燒傷,看起來很不樂觀。所以相關的調查不但要作,而且還得要快。


所以,保防官去作筆錄的時候大概就是對方一恢復神智之後的事情。後來我們才知道,這所謂的「恢復清醒」可能只是迴光反照而已,因為隔天他就死了。


不過,滿頭大汗的保防官趕到醫院的時候遇到了一個難題。因為這傢伙不只身體多處三級灼傷,而且因為自焚時痛的忍不住大叫的關係,他吸入了大量高熱的空氣,連聲帶都燒壞了,所以根本沒辦法講話。


但調查報告還是得作呀?怎麼辦呢?


跟他一起去的醫勤官想到了一個好點子:筆談。

I have fired the shot that started a nation.


於是,他們就遞了一支筆到那傢伙綁滿繃帶的手上,這繃帶上據說還沾滿了燒傷者特有的滲出的體液,好像是黃色的吧!


保防官開口問了:「你可不可以寫下來你究竟為什麼要自焚?這樣我們也才能夠把這份調查報告寫完,沒關係,你可以慢慢寫......」


那傢伙連呼吸都很痛苦,但他還是勉強拿起了筆,歪歪斜斜的在墊板上的白紙寫下了兩個字,據說之後就失去了意識。


但我猜,當時在場的所有人看到那兩個字的時候,恐怕感覺跟床上的病人差不多。


很自然的,這兩個字並沒有出現在後來任何的官方報告上,在旅內的會議也從未提及,只有在高階軍官之間口耳相傳。


後來這份調查報告也根本作不下去,因為這兩個字實在寫不進報告裡。


後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該連隊上廁所的時候都是兩兩並行,沒有人敢單獨去上廁所和洗澡。


為了鎮壓這種人心惶惶的情緒,甚至連旅長都親自到該連隊去睡了一個晚上,聽說此起彼落的鼾聲讓旅長當天晚上一整夜睡不著......


那個為愛尋短的傢伙,在極端痛苦的燒傷之下,在死前最後清醒的片刻,用筆寫下的兩個字是:有鬼

 


等等,這篇不是鬼故事,所以我也不相信那人真的是因為什麼超自然的原因而自焚,我猜,多半是他嚴重燒傷後醫院為了止痛而打的大量嗎啡讓他產生的幻覺吧。


但這篇故事真正恐怖的地方在於,這個明明就是因為和女友分手而自殺的傢伙,最後在軍法官、軍法醫的調查報告中,死因是「意外死亡」。


看的懂的就懂了,看不懂的我也不方便解釋太多,有些事,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創作者介紹

威頂樂 的 境界

weltin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