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我不是猶豫,而是一時之間反而說不出什麼。「有什麼事嗎?」說出這句話,我忽然感到很後悔。

  「沒什麼......再見。」她的語氣很平淡,說完後,轉身就走了。

  「小君......」我總算再也忍耐不住這種感覺,把她叫住了!

  她回頭看了一下,我看到她嘴角微微笑著,她說:「怎麼,有什麼事嗎?」

  「妳......待會有空嗎,我們......一起去吃個午餐好嗎?」我的心頭碰碰亂跳,我的精神當時可說是處於解離狀態,我覺得我自己就像個旁觀者,在一旁看著正在上演的戲。

  她笑了,回答:「好啊。」

  這一切還是如夢幻一般,一時之間我反而有點反應不過來,竟然呆掉了。

  於是她又說:「那......要去哪邊?」

  接下來的事,有點記憶不清,或許是當時真的是如身陷夢幻一般,我只記得,我和她走到停機車的地方,然後她上了我的車,我載她到了一家餐氣氛還不錯的餐廳,但我已經想不起來是誰提議說要來這裡的,雖然說,那其實不重要。

  我和她,也算認識一段時間了,但我總是覺得,我們有一種無法形容距離感,事實上我對她的了解也不多,我們從來沒有好好地聊一次過。

  所以今天算是我和她有比較深入的接觸,我也總算明白了一些我心裡的疑惑。

  原來她是台日混血,在台灣出生,但小時候就到日本,一直到中學結束,才回台灣讀大學。所以她才對台灣的地理不熟,連高雄是不是在南部都不確定,而她對岡山特別有興趣的原因,因為她就住在日本岡山的附近。

  不過她中文真的說得很好,所以我完全沒發覺她其實是外國人。

  這一天我們聊了很多,也聊得很愉快。我也開始對她有比較深入的了解。

  只不過,期間我問了她一個問題,她卻給了我一個讓我不知如何是好的答案。

  我問她:「妳畢業後有打算留在台灣找工作嗎?」

  (想了一下)「應該會回日本吧。」她播了播頭髮,繼續說著:「日本比較習慣,環境也比較好......」

  「是哦......也對,日本比較好,而且妳也在那邊住比較久了......」

  「是啊......」

  或許這不是個好問題吧,因為接下來就是一段沉默,也還好我那時可以假裝在吃東西而不說話,她呢,我不知道,只是她也和我一樣,低著頭吃著東西。

  我一邊吃一邊想著,而且暫時也不打算打破沉默。

  我也不記得我後來怎麼打破沉默了,但我還記得,當初我想到,這只是她目前的想法,未來的事是很難預料的,或許她會為了某個人、某些原因而留在台灣也說不定。

  雖然那個沉默讓我們之間稍稍有了一些尷尬的時間,但倒是沒有影響到接下來的閒聊,我們接著便在愉快的交談中忘了那一段的沉默,而且也沒在提到相關的事。

  這是一次很愉快的午餐,不過吃完午餐後我們並沒有到其他地方,因為她下午還有課。

  我送她回學校後,和她道別。但我卻忘了一件事,我忘了問她的聯絡方式!

  雖然這也不是什麼很嚴重的事,如果我真的迫不急待想見她,去她們系館找她,找不到人的話問她同學也是可以的。不過我倒是沒那麼衝動,壓抑著那股想念的衝動,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

  萬事起頭難,真的在一開始的時候是最難的,踏出了第一步,接下來就算你不是很刻意,也都能很順利地進展了。

  課堂中我們開始能很自然地聊天,下課休息她也不是一個人坐在那裡,因為我也坐在她旁邊和她閒聊,而且課堂結束後她也會用眼神意會我,等我和她一起離開,然後,我再問她,待會想吃什麼......嗯......然後,學期結束了。

  寒假本來是一件很令人愉快的事,身為學生,總是可以收到不少紅包,但那一個寒假,卻是我最難熬的寒假,因為她回日本了。我們每天都用 MSN 聊天,我很少有這樣,期待寒假快結束的。

  總算是開學了,雖然說她開學前一個禮拜就已經回到台灣,但我倒是開學前一天才上去,主要是宿舍不能提早住進去。

  第二天,我就迫不及待地約她出來,晚飯後,我們在校園裡走著,在一個陰暗無人的地方,我向她告白了......

  她的反應很平靜,而似乎早就知道我會這麼做,淡淡地說:「好啊......」

  不過僅管燈光昏暗,我還是可以看出她泛紅的臉頰,正閃著一種不一樣的光采。

  她看著我。

  我看著她。

  我沒有任何猶豫,抱住了她。

  她沒有說任何話,但我可以感覺到她幾乎攤軟的身體,我吻了她的額頭,然後又吻了她的嘴唇,我不知道怎麼去形容這種感覺,反正,這是一個深吻。

  推倒......沒那麼快,那是以後的事,而且那天在野外,我還沒那麼勁爆。

  故事也差不多了,這是現實,所以王子公主不一定會幸福快樂地到永遠。

  我比她大一屆,畢業後我就離開了台北,距離並沒有削減我們之間的感情,只不過她最後還是選擇回日本。因為她的家人都在日本,也希望她回去。我也做不到拋棄自己的家人跟她到日本,況且我一句日文也不會,對日本也沒什麼幢景。

  所以我們選擇分道揚鏢,事實上一開始並沒有說得很清楚,只是她不得不回去,我不得不留下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很有默契地放淡這段感情,也一直保持聯絡。我們從來沒提過分手兩個字,只是聯絡一直愈來愈少,直到有一天,她再也不在 MSN 出現。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威頂樂 的 境界

weltin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