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佶生於元豐五年(1082年)十月十日,自幼養尊處優,逐漸養成了輕佻浪蕩的性格。但徽宗自幼愛好筆墨、騎馬、射箭、蹴鞠,對奇花異石、飛禽走獸也有著濃厚的興趣,尤其在書法繪畫方面,更是表現出非凡的天賦。

隨著年齡的增長,趙佶迷戀聲色犬馬,游戲踢球更是他的拿手好戲。趙佶身邊有一名叫春蘭的侍女,花容月貌,又精通文墨,是向太後特意送給他的,後來變成了他 的玩物。但趙佶並不滿足,他以親王之尊,經常微服游幸青樓歌館,尋花問柳,凡是京城中有名的妓女,幾乎都與他有染。有時他還將喜歡的妓女喬裝打扮帶入王府 中,長期據為己有。

當上皇帝以後,徽宗稟性難移,無心於政務,繼續過著糜爛生活。徽宗17歲成婚,娶德州刺史王藻之女,即位後,冊王氏為皇後。王皇後相貌平平,生性儉約,不 會取悅徽宗,雖為正宮,但並不得寵。此時,徽宗寵幸的是鄭、王二貴妃,二人本是向太後宮中的押班(內侍官名),生得眉清目秀,又善言辭。徽宗為藩王時,每 到慈德宮請安,向太後總是命鄭、王二人陪侍。二人小心謹慎,又善於奉承,頗得徽宗好感。時間一長,向太後有所覺察,等到徽宗即位,便把二人賜給他。徽宗如 願以償,甚為歡喜。

除了鄭、王二氏之外,受寵愛的還有劉貴妃、喬貴妃、韋貴妃等人。劉貴妃出身寒微,卻花容月貌,入宮即得到趙佶寵幸,由才人連升七級而至貴妃。然而,好景不長,劉貴妃不久後去世了。

正當徽宗為此傷感時,內侍楊戩在徽宗面前誇耀另一位劉氏有傾國傾城之貌,不亞於王昭君,徽宗當即將其召入宮中。劉氏本是酒家之女,出身卑賤,但長得光艷風 流。徽宗一見,魂不守舍,瞬間便將喪妃之痛遺忘殆盡。徽宗對劉氏大加寵愛,與她形影不離,否則竟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在徽宗看來,劉氏回眸一笑,六宮粉黛 盡無顏色。

盡管後宮粉黛三千,佳麗如雲,但徽宗對她們刻意造作之態感到索然無味,便微服出宮,尋找刺激。李師師,汴京人,本姓王,工匠之女,4歲喪父,遂入娼籍李 家,後來成了名噪一時的京城名妓。李師師既名冠汴京,徽宗自然不會放過她。自政和以後,徽宗經常乘坐小轎子,帶領數名侍從,微服出宮,到李師師家過夜。為 了尋歡作樂,徽宗特設立行幸局專門負責出行事宜。荒唐的是,行幸局的官員還幫助徽宗撒謊,如當日不上朝,就說徽宗有排檔(宮中宴飲);次日未歸,就傳旨稱 有瘡痍(染病)。天子不惜九五之尊,游幸於青樓妓館,並非光彩之事,所以徽宗總是小心翼翼,生怕被他人發現。其實多數朝臣對此都心知肚明,但卻不敢過問, 致使徽宗更加放蕩。秘書省正字曹輔曾經挺身而出,上疏規諫徽宗應愛惜龍體,以免貽笑後人。徽宗聽後,勃然大怒,立即命王黼等人處理此事。這些人自然領會徽 宗的意思,以曹輔誣蔑天子之罪論處,徽宗當即將曹輔發配郴州。

"光復"燕雲:長久的夢想與短暫的輝煌

自宋朝建立後,收復燕雲一直是歷代帝王的夢想。徽宗好大喜功,更想完成祖宗未竟之業,以建立"不朽功勛"。

早在政和元年(1111年)九月,徽宗派童貫出使遼國以窺探虛實,返程途經燕京時,結識了燕人馬植。此人品行惡劣,但他聲稱有滅遼的良策,深得童貫器重。 童貫將他帶回,改其姓名為李良嗣。在童貫的舉薦下,李良嗣向徽宗全面介紹了遼國危機和金國的崛起,建議宋金聯合滅遼。在李良嗣看來,遼朝肯定會滅亡,宋朝 應該抓住這千載難逢的良機,出兵收復中原王朝以前喪失的疆土。徽宗大喜,當即賜李良嗣國姓趙,授以官職。從此,宋朝開始了聯金滅遼、光復燕雲之舉。

重和元年(1118年)春天,徽宗派遣馬政等人自登州渡海至金,策劃滅遼之事。隨後金也派使者到宋,研究攻遼之事。在幾經往返之後,雙方就共同出兵攻遼基 本達成一致,金國攻取遼國的中京大定府,北宋負責攻取遼國的燕京析津府和西京大同府。滅遼後,燕雲之地歸宋,宋把過去每年給遼的歲幣如數轉給金國,這就是 歷史上有名的宋金"海上之盟"。

其後不久,徽宗得知遼朝已經獲悉宋金盟約之事,非常後悔,擔心遭到遼的報復,便下令扣留金朝使者,遲遲不履行協議出兵攻遼,為後來金國毀約敗盟留下了把 柄。在此期間,金軍以摧枯拉朽之勢接連攻下遼朝的中京、西京,遼末帝天祚帝也逃入山中,遼朝的敗亡已成定局。在這種形勢下。徽宗才匆忙命童貫帶領15 萬大軍以巡邊為名向燕京進發,打算坐收漁翁之利。但這批人馬一到燕京便遭到遼將耶律大石所部的襲擊,大敗而歸。

宣和四年(1122年)六月,遼燕王耶律淳死,徽宗見有機可乘,再命童貫、蔡攸出兵。此時,遼涿州知州郭藥師相繼歸降宋朝,打開了通向燕京之路。雖然宋軍一度攻入燕京城,與遼軍展開肉搏戰,但因後援未至,被迫撤退。徽宗親自部署的第二次攻燕之役又以慘敗告終。

北宋朝廷的腐敗和軍事上的弱點給金人以可乘之機。宣和五年(1123年)春,金太祖對徽宗派來的使者態度強硬傲慢,並責問當初宋金兩國聯合攻遼,為什麼" 到燕京城下,並不見(宋軍)一人一騎"。談到土地問題時,金太祖背棄前約,堅持只將當初議定的後晉石敬瑭割給遼朝的燕京地區歸宋,不同意將營州、平州、灤 州還給宋朝。金人態度強硬,宋方毫無辦法。

幾經交涉,金國最終才答應將後晉割給遼朝的燕京及其附近六州之地歸還宋朝,條件是宋朝除每年把給遼的歲幣如數轉給金外,另添每年一百萬貫的"代稅錢"。

收復燕雲後,宋徽宗分外得意,自以為建立了不世之功,宣布大赦天下,命王安中作"復燕雲碑"豎立在延壽寺,以紀念這一功業,並對參與此次戰爭的一幫寵臣加官晉爵。朝廷上下都沉浸於喜悅之中,殊不知末日即將降臨。

宣和七年(1125年),金兵在俘虜了遼天祚帝後,分兵兩路南下進攻汴京。趙佶嚇得慌忙傳位於欽宗,讓兒子出來收拾殘局。靖康二年(1127年),坐了 25 年皇位的徽宗趙佶和兒子欽宗一同被金人俘虜北去,被封為"昏德公"。趙佶受盡屈辱折磨,最後死於五國城。南宋紹興十二年(1142年)八月,徽宗的梓宮 (棺材)從金國運回臨安。

徽宗在北行途中,曾賦《宴山亭》一闕。這首詞哀情哽咽,令人不忍卒讀。這使人很容易聯想到南唐後主李煜。徽宗和李煜在藝術上都頗有成就,擅長書法、繪畫、 詩詞,在政治上都是昏聵之君、亡國之君,連最後結局也大致一樣,李煜被宋太宗毒死於開封,徽宗在囚禁中病死五國城。徽宗與李後主兩人的個性、經歷,可謂相 似至極,也令後人生出無限感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ltiner 的頭像
weltiner

威頂樂 的 境界

weltin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