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晚上, 同一時間,小太陽在同樣差不多的時間上線。
我:任性的小太陽。 笑臉
小太陽:別這樣叫我。 生氣的小黃臉。
我:喔,那謝謝你的禮物, 我超喜歡。 笑臉。
小太陽:恩恩 ,這樣就夠了,沒必要的話,以後不用常常拿出來提喔。 謝謝 笑臉
我: 皺眉頭思考貌。
我:瞭解。
小太陽: 另外,請正常,當最以前一樣好嗎? 妳這樣超怪,我快不知道怎麼跟怪叔叔講話了。
我:妳昨天的禮物,我收到了我真的很感動。 流眼淚小黃頭。
小太陽:送那個禮物也算是抒發自己的情感。 但是妳再提,我就收回來。
小太陽:請記住,我們生活在真人的世界,請不要太戲劇化OK?
我:………總之 謝謝你 。 臉紅表情符號
這樣過了好幾分鐘。…………


小太陽:還在拼圖壓?
我: 臉紅的表情。
小太陽: 怎?
我: 眼睛滾動思考狀。
小太陽: 打哈欠表情符號
我:好啦,今天還沒有開工,剛剛還在想要把他收起來了。 吐舌頭表情符號。
小太陽:妳要拼出來喔,不然上面的小貓會哭泣喔
我:喔………. 但是那是以前苦悶的時候拼的,妳好像晚上又會跟我MSN了,我就想把他先收起來了。 臉紅
小太陽: 所以妳在等下一次苦悶喔? 大笑臉
我:沒有啦,臉紅貌表情符號。
小太陽:那我多管閒事,週末我幫妳把他拼完吧。笑臉。
我:那我先去換成10000片的。
小太陽:思考表情符號。
我:這樣可以把妳綁久一點。
小太陽:妳怎麼又來了……….


我:臉紅貌。 那週末,我請妳吃中飯,吃完以後你再來幫我拼拼圖。
小太陽:妳不用請我啊,就一起吃飯吧。
我:眉毛上揚冒,有必要那麼客氣嗎?
我:總之我們去妳喜歡的那一間 法XX餐廳。
小太陽:大笑臉,好壓,就去那邊。


週末的早上,我車子還沒到小太陽的樓下,我已經看到小太陽在樓下了, 有一段日子沒見到小太陽了。
小太陽對他的頭髮加了一些小變化, 小太陽在他的頭髮上加了一些顏色,挑染,
使小太陽的髮質看起來更輕,臉變的更白了。
小太陽今天扎馬尾,讓小太陽的臉龐跟白晰的頸子更明顯。
黑色的AX半高領毛衣,在手臂處有一些簍空,而袖子長度一直延伸到手掌附近。
這樣長度的袖子,最能表現出女孩柔柔的感覺,(這是我自己的感覺啦)。
酒紅色的CK皮裙,在側邊有一條拉鍊, 從裙子的最底端,延伸到裙子的最上端(給人很多思考的空間)。
配上同色系的長靴,我承認,我真的目不睛的看了好幾眼。
小太陽走近了我的車子, 本來以為是普通的黑色絲襪,
因為小太陽的接近,我看的更清楚了些, 黑色絲襪上,有一些些雕花(好像是那一年流行)。
總之,那一天的小太陽,讓我心跳加速。
相反的,我實在沒有辦法將眼前的小太陽跟送我小書的小太陽連在一起。
一個很柔,一個很辣。


小太陽上了車。 早安,好久不見,小太陽俏皮的說。
我輕輕吸了一口氣, 整個車廂因為小太陽的進入變的好香。
雖然,我確定,那香味來自於小太陽的香水, (三宅一生有一瓶香水是錐狀的瓶子),
但是,我還是昧著良心的說了, 嘿,妳上了車之後,整個車廂都變甜了,
說著,從後座拿出預買的哥倫比亞玫瑰(一朵)。
小太陽笑著收下了花, 微笑著,把玩著那朵花。
我呢,則自大的解釋著我送花的哲學。
我說:我不喜歡,一次送一百朵玫瑰,雖然一次買一百朵可以便宜些。
我喜歡一次一朵,但是送很久很久。
小太陽沒答話,一邊玩著那朵玫瑰。
(我猜他在數花瓣,一邊讚嘆那朵玫瑰的大小。 一切都很浪漫,一如我的預期………)


或許正如我所說的吧,我生活在現實的世界,不是戲劇的世界。
後面發生的事情,讓我們都笑了,
小太陽玩著那朵花,車子繼續在高架道路上奔馳, 一切感覺都很不錯,
好的音樂,不堵的交通,愉快不尷尬的談話。
本來這一段應該真的沒什麼好書寫的,
故事應該跳過這裡,直接進入餐廳。

就在快要下復興南路時, 小太陽把那朵玫瑰,玩斷了, 花莖,就這樣與花扥分開。
我能看到小太陽臉上的尷尬, 但是這尷尬沒有持續多久,
我假裝咒罵的說:該死的老闆,居然給我塑膠花,等一下我幫妳裝回去。 小太陽與我相視而笑。


小太陽很好玩,或許應該說,女生很好玩,總是分不清什麼是主食,什麼是附餐。
進入餐廳後,小太陽快樂的吃的沙拉, 吃著蛋糕,那些在男生的眼裡就只是開胃菜,和點心的東西。
而當真正的主菜上來時,興趣反而沒那麼大,吃幾口就擺著了。
剛認識小太陽的時候,我總認為小太陽在裝模作樣,
畢竟,或許在某些男生的心目中,愛吃肉的女生好像比較不淑女。
隨著見面次數的增加, 我發現,小太陽真的對正餐沒興趣,反而喜歡那些小小的 ,可愛的蛋糕點心,冰淇淋。

久而久之,我養成一個習慣,在跟小太陽見面之前,先吃點東西。
以免餓著了自己。
雖然如此,看小太陽吃飯是很快樂的,不像我,每一盤沙拉中總是排滿了燻鮭魚,
和一大盤的醬汁的蔬菜。
小太陽總是細心的擺放著沙拉。
每一盤都美美的,少少的。我喜歡看小太陽操作刀扠的手,細細白白的手指操作著刀扠,給人一種很優雅的感覺。
我喜歡看小太陽吃蛋糕,蛋糕接觸到小太陽的唇時,我總是在猜想到底是哪一個更柔軟,
我喜歡看小太陽喝水,或許應該說小太陽喝水時不經意展現在我面前白晰的頸子,
或許,我喜歡的不是這些,我喜歡小太陽。…….我不願意承認的事情。


走出了餐廳,等車子的同時,我看到小太陽,因為天氣有些冷,我看到小太陽在雙手上吹了口氣。
我把小太陽的手雙手偷了過來, 放在雙手中,也吹了口氣,希望幫他暖暖手。
我總覺得,小太陽應該感動的看著我。
唉,不是在戲劇中,小太陽的手沒有抽離,繼續讓我握著,
但是,小太陽俏皮的說, 有人吃飯玩沒漱口還朝著我吐氣。
小太陽啊,妳浪漫點好嗎?


回到家中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走進我的家中, 雖然以前小太陽也跟一大群朋友一起來過我家,
但是,與小太陽在我家中獨處,今天還是第一次。
我努力的,把家中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
小太陽脫下了靴子,接著站在門進門處,似乎在等待我這個男主人的招呼。
我引著小太陽參觀一下我的小客廳,參觀著我的咖啡機,一個大男生的小窩。


也不知怎的,當時的我心情是緊張的, 拼圖在我的房間,
但是,我又該怎麼樣帶小太陽走進去呢?
邀請女生進男生的房間,總感覺,讓我心中充滿了遐想。
此時,小太陽說:我們在哪拼圖呢?
我說: 拼圖還在我桌上,這邊。
小太陽跨進了我的房間。 而我,則在想著,該不該關上房間的門呢?


小太陽倒是沒有想太多,走到我的桌子的旁邊,看到了那一幅大概只完成了邊框再多一點點的的拼圖。
小太陽看了看盒子, 露出了超開心的笑容,村XX的貓耶, 好可愛。
我說:喔,前陣子,晚上沒事,就在拼拼圖。
小太陽狡猾的笑了說: 那妳還真 沒事阿, 只完成了框。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
小太陽坐上了我的椅子,對我說,那我們一起把他拼完。


拼圖果然需要細心的人才能完成,小太陽似乎對拼圖很有經驗,小太陽,開始分著顏色,
而我則在旁邊出張嘴, 不久,小太陽分完第一種顏色。

小太陽笑著對我說:有人喔,在旁邊看不做事。
我油嘴滑舌的回答:我看辣妹看呆了,腦子早就不會運轉了。
小太陽笑而不答,轉頭過去,拿了一小小盒給我,叫我幫他分出下一份顏色。
小太陽貼近我的身邊,仔細的告訴我,是這種綠色喔,不是這種。 而我則是享受著小太陽身上散發的香味。
我又露出享受的表情,小太陽又笑了。
輕捏了一下我的臉頰, 笑著說:有人今天感覺腦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說著:離開了椅子走到了桌子的另外一邊。 繼續努力的將那些顏色相同的小碎片,放入那個距離完成還很遙遠的拼圖中。


小太陽走到書桌的遠邊,我們之間,隔了一張書桌。
或許小太陽沒有那樣的意思, 但是,或許是我自己愛想吧?
我覺得小太陽應該是聽了我一些一點點調情的話,想要藉著桌子拉開一點距離,
我當這是,小太陽禮貌的叫我停止。
感覺到這個微妙的行為語言之後,我自己倒是正經了些,收起了胡作非為的頭腦,開始認真的分顏色。
我想或許是因為小太陽在旁邊吧,這個枯燥的動作,沒有以往來的枯燥,
我還是會偷瞄小太陽好幾眼, 但是,由於小太陽之前的動作,我收起了我有些輕浮的語言。


一個下午就這樣過去了,我們拼著拼圖,聊天,而剛剛小太陽那一個禮貌的小拒絕,
也隨著之後輕鬆的聊天,漸漸地被我淡忘。 我們真的拼了好久的圖。
我想小太陽獲許也一點點拼累了,坐也坐累了,或許也是警戒心低了些,或許只是單純感覺那個姿勢舒服。
總之, 小太陽開始改變他在椅子上的姿勢, 不是坐著, 而是跪在椅子上。
又過了一些時間,我瞭解了這個姿勢的方便之處。


拼圖的時候,手上拿到的拼圖不一定都是在眼前的位置。
小太陽用跪的在椅子上,可以藉著腿的曲伸到達整幅拼圖的每一個位置,而不用離開椅子。
當拼圖的位置比較遠的時候, 小太陽必須整個身體延伸開, 才能夠到最遠的一端,
我形容不出那個姿勢,但是,有一點點引人遐思。
我默默感謝著自己, 當時選的拼圖夠大,才能看到小太陽這奮力延伸著的美麗動作。


時間已經是晚上,七八點鐘。 在小太陽的幫助下,拼圖已經完成了將近五分之三,
小太陽忽然很認真的對我說: 嘿,這個拼圖拼完以後,我們再去買一個好嗎,
我滿喜歡今天下午的, 兩個人在一起,不必刻意的說話,有時後雖然很安靜,
但是, 這樣的安靜,卻沒有給我任何的不自在。

我笑著回答: 妳不說,我都準備想要偷偷藏一些拼圖起來,好讓妳這一幅永遠拼不完
(我當時想傳達的意思是也很喜歡,這段時光,希望可以一直延續)


我們聊得很開心, 小太陽有點忘記這椅子其實是處於一個不穩定的狀態, 輪子稍微動了一下,
小太陽慌亂的趕緊用手試圖穩定住椅子。
我也趕緊扶助小太陽的肩膀,以防小太陽跌倒。
或許是小太陽動作有些大,或許是老天爺的愛戴,
幾片拼圖被小太陽剛剛慌 亂的動作,撥到了地下。
小太陽,想彎腰去撿, 我搶先小太陽一步趴在地上撿拼圖。
我想,這應該算是勤勞的人的福利吧,

小太陽現在的姿勢,應該算是用手撐著桌子, 延伸,然後跪在椅子上。
而我趴著撿拼圖的角度,就那麼剛好的讓我的視線,穿過椅子的扶手, 望進了小太陽,及膝的皮裙裡。


雖然我知道這樣做,對女生來說很不對,我還是盡我所能在不引起小太陽的注意之前,偷看了好幾眼。
我本來以為小太陽今天穿的是有一點雕花得絲襪應該是褲襪的。
我錯了, 那應該算是比較高桶的絲襪, 滾一些蕾思邊的絲襪頂端 正好是我視線所及的最深處。
小太陽白晰的腿,配這些蕾思真的給人無限的思考空間。
雖然,我的視線所及的位置,有時甚至比一些超短迷你裙還低一些,
根本不算看到些什麼, 但是,我眼前的景象,我只能說, 讓我臉紅心跳啊。


起了身,我把拼圖放回桌上,小太陽自顧自的拼著他的拼圖,
而我,腦子裡,卻不停的重複著那不到一秒的視覺享受。
其實,我覺得小太陽應該是有意識到我的目光,只是小太陽沒說破我罷了。
就這樣,時間已經接近九十點 拼圖已經到了快完成的階段,小太陽,減慢了速度,
我們之間聊天的句數與密集度也越來越多,聊著聊著,我稱讚起小太陽今天的打扮,
小太陽沒說什麼,只是得意的聽著。


我說:老實說, 我剛剛彎腰下去的時候,有不小心瞄到妳穿的不是褲襪,是比較高桶的絲襪。妳知道,,,,,,,,,,

小太陽沒等我說完,打斷了我的話說:怪不得我剛剛感覺有殺氣(他只我撿拼圖的時候)。
接著說: 褲襪,我不喜歡褲襪好麻煩,而且不好看。
小太陽又問: 妳剛剛要說什麼,打斷你講話,你繼續說。
我接著說: 喔沒有啦,我說女生穿這種襪子,超級引人遐思的。
小太陽:你們男生完全是用視覺的動物。

我接著說: 但話說回來, 根本沒差吧, 今天要不是我彎腰,
又很不知檢點的偷看,誰看得出來你穿的是絲襪還是褲襪阿?
話說回來,你以後要小心,免得被別人看光光都不知道。
小太陽伶牙俐齒的回答: 誰說我不知道,我只是沒有想防你而已……


我承認,從下午到晚上,越與小太陽相處,我越忍不住心中的衝動,想吻小太陽的衝動。
看到小太陽的裝扮,邪惡的衝動。
我抓住小太陽說這句話的時候,把臉湊進小太陽的臉頰邊, 在小太陽的耳邊, 輕輕的說, 那現在,你要防著我了嗎? 說著,親了小太陽臉頰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ltiner 的頭像
weltiner

威頂樂 的 境界

weltin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